拜託你做一个冷漠的人

文章   2020-07-11  阅读 490 次

冬天的时候,我花了很多时间和女朋友在一起,我们旅行,购物、滑雪、泡温泉、享受美食,玩得非常开心。

有天晚上大家酒足饭饱走回酒店,刚脱下厚重的外套,瘫在沙发上的Amy刷着手机,发出了不意为然,嗤的一声。

「怎幺了?」我问,一边捶着自己痠痛的大腿。

她把手机递过来,我探头看,只见她发了今天滑雪的照片,配字写得是「好过瘾!好好玩!」简单明了没毛病的普通日常,下面一个留言「妳女儿呢?」

「这谁啊?」

「朋友的朋友,自己也是妈妈,」Amy翻了翻白眼回答。

「妳别理她,」另一个女朋友接口,Amy点点头,但看得出来神色黯淡下来,她闷声不吭打开电脑检查员工传来的邮件,原本欢乐的气氛顿时安静了。

我有点心疼,只有我们知道她为了这次能和几个闺蜜成行,特别排开了会议,丈夫也很支持她来轻鬆一下,愿意这周独自带女儿,让她儘管放心,孩子五岁了,平常很乖也不麻烦。

可世界上就有那幺无聊的三姑六婆,见不得人家好,以抬槓怼人为乐趣,非得在他人兴头上浇一盆冷水,自己的生活都还没来得及顾,心心念念其他人的爸爸妈妈老公妻子孩子,管得比太平洋还宽。

别说我朋友难得和几个闺蜜出去旅行,就算人家抛家弃子,决定从此做一朵陌路狂花,又关你什幺事?什幺时候我们才能明白人生没有对错,在这世上走一遭,不只有一种活法。

不尊重他人的私生活才是错,而一个人为什幺讨厌,就是从多管闲事开始。

公众人物大概对此最有感,再无懈可击的照片或文案,都会有网友在下面追根究柢留言来酸,不过我早就认清既然吃这碗饭,就没抱怨的立场。可日常生活中还要受到这种对待,那真是火上加火,气不要太大。

有次和几个朋友吃饭,结束后我有事得去一个地方,一位朋友说刚好顺路,大家一起走,于是我上了车,说了地址。

「妳不住那里吧?」一个不熟的女生很狐疑,我笑了笑,没说话。

「妳什幺时候搬的家?」她又问,我还是不回答,等到车子停在大楼前,她打量了建筑物一眼。

「这栋都是大坪数,很贵的,妳现在住这?」她还不放弃,语气不可置信,不知道是觉得我居然比她想像得更有钱,还是不配住在这里。

其实我可以很简单告诉她这里住的不是我,是我弟,我们家三个孩子出社会之后就分开住了,是我爸爸的意思,希望我们能学习独立生活,不要茶来伸手饭来张口,我还可以进一步解释,这个单位虽然坪数大,但价格和我的公寓没差很多,房价最近跌了...

只要我愿意,都可以说明,但我想不出为什幺要那幺累。于是我保持沉默,下车前谢谢开车的朋友,转过头对她说「没有,我不住这,我来这里兼差打扫卫生」。

后来车里的朋友们告诉我,大家笑倒成一片,她终于悻悻然闭嘴。

我承认有时候是个太过注重分寸感的人,朋友不开口的事绝不主动过问,在别人眼中或许显得冷漠。我甚至常常觉得古人说的「宁可自扫门前雪,莫理他人瓦上霜」是太理想的境界;如果每个人都懂得把自己的事管好,别去打探隐私,这个世界一定会变得可爱很多。

「妳确定?这样不会太没有人情味吗?」有个朋友听过我的理论,抱着怀疑的态度。

我并不觉得关心和八卦是同一件事,就像维持界限和生疏也不相等,亲友需要帮助或是倾吐,我的耳朵绝对欢迎,也不吝啬伸出援手,但这并不表示我没事会审问对方的感情/工作/家庭/交友状况。

我家很少待客就是这个原因,我也有非常喜欢家宴的朋友,我尊重这样的热情,可你别要求这次我去你家,下次你也得来我住的地方瞧一瞧。可能有人觉得这样没什幺,可对我来说透露得越多,就给别人更多机会将我的隐私传播出去。

来过我家的人寥寥可数,曾经有个非常熟的老朋友比较常来,她每次一进门就开始乱翻乱问,甚至拨弄我未开封的包裹,嘴里嚷嚷着妳又买了什幺东西,省一点过日子好不好,是不是品牌送的,可以二手卖掉赚钱。

我很想回钱是我自己赚的,爱怎幺花就怎幺花,我也不卖二手商品,都直接送给不介意接收的亲友,但我不想把气氛搞糟。直到有次她开始翻我的信,我终于受不了,虽然知道她不是恶意,但这种程度的关心我真的无法忍耐。

我按住她停不下来的手,看着她的眼睛沉声说:「别这样。」

一向随和的我突然发难,她吓了一跳,以后都没动过我的东西。

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她再也没机会;毕竟那次之后,来我家作客的名单上又少了一个人。

那是很多年前的事,后来这个朋友不太顺遂,但每一次只要她开口,我仍然在她身边,可见关心和分寸感不但能兼具,而且是必须。mind your business并不表示你要忽略不公不义,或是当大街上有老人小孩残障人士需要帮助,你乐得转过头去;我相信门前雪和瓦上霜的定义没那幺狭隘,不去刺探别人隐私,闲话别人生活,并非等于与亲友老死不相往来,只是防止我们不变成一个碎嘴的、讨厌的人。

如果大家都不喜欢逢年过节亲朋好友的种种询问,那为什幺要把平常的日子过得像农曆年?

何况很多时候,那些人开口并不是关心,而是想满足自己的好奇欲,他们也不是真的在乎你的状况,你给的任何答案,只会变成更多八卦和批评的话题。大家的工作或生活里一定都有这种人,视张家长李家短为己任,得意于自己什幺都知道,就算不清楚,也要想方设法打听出来,真的一点资料都得不到,索性开始瞎编,反正中心思想就是全世界的人都过得很糟,就算看着快乐其实也是辛苦,现在大笑以后绝对痛哭。

反正就是没他幸福。

大家都说我脾气好,其实不是的,很多时候我遇到这种人,心里os可多了,想说的都发出来的话,大概整个画面都是弹幕,只是教养让我保持微笑不开口回呛。加上我懒,没力气解释,我觉得说话打字都要费时间的,多管闲事的人像臭虫,我只求那些人赶快闭嘴离我远一点,没兴趣寻求他们的理解。

如果不回应就是心虚,不八卦就是自命清高,那请让我做一个冷漠的人吧!我宁可保有一点距离感,也要维护隐私被尊重的界线。

别人爱怎幺想就怎幺想好了,何况事情并非他们以为得那样,只是我没有说明的义务。

你是谁,我干嘛要告诉你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