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东京新生专栏》厌女社会 日本道阻且长的女权之路

文章   2020-06-10  阅读 926 次
《东京新生专栏》厌女社会 日本道阻且长的女权之路

大家对于性别意识的观念是什幺呢?经常会听到,台湾在亚洲是相对重视「两性平权」、「性别平权」的国家,邻近台湾的中国是极权国家暂不讨论,韩国与日本两国,因为历史文化等因素,在女性主义的观念上都相当落后,甚至直到今日,都还会有许多让人无法想像的情形存在,东京大学名誉教授上野千鹤子近来在东大开学典礼的祝辞,就是一例。

上野千鹤子是日本的女性主义重要学者,曾经着有《厌女:日本的女性嫌恶》等书。她在祝辞中提到,东大学生的入学人数,女生长期跨越不了「2 成的高墙」,2019 年入学率甚至比去年还低,仅有 18.1%。上野更指出,原本四年制大学入学率上就有性别差,据 2016 年的学校基本调查,四年制的大学入学率男性为 55.6%,女性为 48.2%,高达 7% 的距离,这并非是成绩的差距,而是日本社会长期「重男轻女」产生的结果,家庭普遍有「儿子要念到大学,女儿就念到短大」观念。

《东京新生专栏》厌女社会 日本道阻且长的女权之路

上野千鹤子的一席话振聋发聩,直接点出目前日本社会所面临的严重问题,普遍的重男轻女及缺乏性别概念。除了东京大学,2018年的统计资料显示,京都大学的女生比例为 22%,私立名校早稻田大学与庆应大学分别是 38%、35%,已经是相较来说「很高的比例」,但是仍然有不小的差距。

做为参考,台湾的情况是如何呢?以第一学府台湾大学为例,根据 2017 年的资料,男生有 1 万 9054 名、女生则有 1 万 2748 名,整体来说比例大约是 6:4 左右。

除了男女比例的问题外,上野千鹤子更举去年日本多所医科大学发生的实际案例,女性考生被扣分,导致无法入学,此外,就读东大的男生,通常会很骄傲自称东大生,但是女生却经常难以启齿,甚至会说自己是念「东京…的大学」,不敢直接说是念「东京大学」。

为什幺会有上野千鹤子所说的情况,主要是目前日本社会中仍然普遍存在父权社会的阴影。女生自小就被期待「可爱」,而不是优秀,女生学历太高,会伤害男生的自尊心,许多男生不想与学历比自己高的女生结婚,因为会让他们感受到被威胁。甚至日本有一种「东大无美女」的说法,认为念东京大学的女生都是书呆子,没有好看的外表。因为种种原因,导致直到现在,许多就读东京大学的女生,仍然无法拥有该有的自信。

其实从每天社会上的各种运行,也能够看出一些端倪,通常在早上或是晚上的电车中,会发现几乎整车都是男生,很少有女性的上班族,而在白天的时间到了日本的百货公司或是超级市场,则会看到有很多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妇女,日本一直有着女性结婚后,就是要待在家中「相夫教子」的想法,不过这种情况近年来,因为女性有意重返职场者增加、育儿政策完善,已有逐渐好转。

根据日本总务省在 2017 年公布的劳动力调查结果显示,15 到 64 岁的劳动者中,女性为 2609 万人,男性为3289万人,就从劳动参与率的角度来看,女性是 69.4%,实际跟男性的 85.6% 相比,仍有一定不小的差距。同时在非正式员工雇用比、薪资水平上,女性仍与男性有不小的落差,如何让男女的工作环境更加平等,这也是日本政府要积极面对并改善的课题。

《东京新生专栏》厌女社会 日本道阻且长的女权之路

日本女性的弱势,除了就学与职场外,在政治参与上也可见一班。像是日前刚结束的日本地方选举,当选议员的女性居然仅佔 10.4%,其中又有共产党的女性占了其中的 51.5% 最高,而主要反对党立宪民主党则有 24.6%,但是执政联盟中的公民党仅有 8.4%、自民党更仅有 3.5% 的难看数字。政治仍然是以男性为主导的场域,女性仅有 10.4% 的数字,在世界各国的议会中,仅在 193 个国家中,排名第 165 名,显示日本推动性别平等的速度相当缓慢。

从就学、工作、从政上来看,台湾确实比日本还要相对进步很多,但是人权并不是相对的概念,而是好还要更好,看看日本的情况,也要想一下台湾目前同样面对不少困境。像是去年底的婚姻平权、性别平等教育公投,都遭到反对方以大比数的比例封杀,这也证明了,台湾在面对性别平等上,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。

借镜国外,可以更深层的思索国内的问题,在推动性别平等与人权的道路是一条漫漫长路,但就算缓慢,一定也要继续往前,期待能够有更平等的一天到来。

本文由想想论坛授权转载,原文标题:「就学、就业、从政」全面弱势 日本女权的漫漫长路。